Mx.ivania

圖 / 文

_我同學畫的我

近來常常寫了幾個字又擱筆,
碌碌轉往下一個戰場
在殺伐之中喘著氣向上望——只一個小小光點亮得像是要熄滅

用力壓搾自己腦內每一個細胞,想得靈枯思竭、把每一個零碎的念頭碾得更碎,重複揉捏,打散再組合起來成堪可辨認的產物。
然後與人用意識爭戰,用言語廝殺拼搏

我覺得自己像一個垂朽的老人,
又像一把冷冷的刀。

壓力大到胡言亂語啦。

【三日鶴】無題夢(未完)

為了證明我還活著,只好把寫一半的段子丟出來
情節可能很莫名(。
生活好忙忙到想刷幾個太太的連載都無法
連花丸都是昏昏沉沉趕完稿後才想到要追(
我要繼續趕作業放飛自我了,祝各位閱讀愉快

*精神官能症狀描寫
*ooc
*復健文,其實這lof裡面都是復健文⋯

抹上灰塵的玻璃窗外,天色漸亮,灰沉沉的雲壓在城市之上。沒有破曉。
水泥叢林中也沒有啼鳥呼喚清晨朝露。

鶴丸國永睜著眼睛,天花板上細微的裂痕模糊了,他一動不動地蜷在被窩裡,風扇規律的運轉聲彷彿計時器。
嗡嗡——嗡——
他抬起手掩住了臉。

鶴丸正等待著無法抵抗的疲倦襲來的時刻,可以斷絕大腦的運轉,順利入睡——就像跳電,整間屋子瞬間陷入黑暗、電腦停止運作。他需要乾脆俐落的行刑...

14

《於是當存在本身成為罪惡》
我們就要對這世界嬉笑怒罵



.




其實畫圖才是我的本業啊...

6

我想說說一些事情,雖然不知道多少人能看到,或許看到這的你不在乎這個,不論你是不想在乎,還是不敢在乎,我都想與你們說說我的想法,請給我一些時間。

我很幸運生長在一個相對友善的環境。
但即使如此,我還是體認到了以下無奈的事實,並深深地自省。

不去談論某些事情,本身就是助長它存在的力量。

趨吉避害是人類的本能,但追求真理也同樣是。我曾經覺得很多事情太遙遠、太虛無飄渺了,直到有一天它以具體可見的姿態扒開我的眼皮子。

希望你們即使是在這樣的狀況下,依然相信有些事情是與生俱來應當擁有的,沒有任何人有理由剝奪,明白噤聲並不會帶來善待,我們這有一句話,「軟土深掘」,真是蠻具體的。

我一直堅信心中有道,才能行走不息。

祝福。

1 3

【三日鶴】我愛你

*段子一發

*充滿戀愛的酸腐氣息(x

*遲到的中秋賀

「今夜月色真美。」

夜中,庭院裡栗田口們正被仙女棒的花火引得入迷,遠處傳來歌仙吟詞的聲音,今晚是十五夜,大概勾起他的文人興致了吧。五虎退給大家端上了淋著蜜的月見團子,刀劍們嘻嘻哈哈的哄搶著。

三日月坐在長廊的蒲團上,今天的天下五劍換下了他的招牌老人服,穿起審神者幫每個人準備的浴衣。他舉袖掩起嘴角,月光照在了仙鶴的暗紋上。

遠遠地,笑鬧的聲音漸漸隱去。

鶴丸正咬著團子,有些吃驚的看著出聲的三日月。

「哎呀,怎麼這副表情呢?」

三日月伸手拂去鶴丸髮上的落葉,鶴丸垂下頭,浴衣外那一截雪白的脖頸慢慢的紅了起來。
「⋯你這人真狡猾。」

三日月不禁笑了。

審神者在本丸種了許多...

2 16

我有鍋,我在LOFTER



查看详情


_______

哎呀加入擼否也有陣子啦(菸

2

【三日鶴】與誓約(上)

前言:

注意,前方OOC,且腦洞極大、有非常主觀的個人理解,而且作者是萬年段子手

鶴丸與三日月在平安時代認識,

並採用掘墓一說

おk?go!

-與誓約(上)

羽毛般的物體輕巧的落在了眼睫之上,彷彿是為了讓大地般配這白色的人,無數細碎冰點在昏黃夕晚裡盈盈飄下。

鶴丸國永立於一片荒野,身旁沒有活物。

他抬起頭,萬仞山嶺在暮色中靄靄隱沒。

「下雪了⋯⋯」

於是寒冬降臨,萬物沉睡,只剩凜冽風聲鏗鏘刮過每一寸土地。

-

鶴丸國永第一次見到三日月宗近是在三条家的飲宴上,儘管身旁圍繞著竊語,那刀卻仍容姿優美的端坐著。

鴉黑的髮泛著冷冷藍光,卻又被四月春色襯得柔和了許多,三日月身著華麗繁複的禮服陪侍在主人身旁,微微低著頭,在一片觥籌交...

3 17

【VH】由於打嘴仗所引起的慘案

臥槽⋯⋯又被吞
看到系統訊息就膽戰心驚啊煩死了zzz
不知道外鏈怎麼走怎麼辦⋯各位想看請私訊我吧QQ

3 6

第一次沒站到大部隊的我覺得方(。

最近幾天在補革命機,天啊這麼燃的動畫我當年竟沒跟上ˊ_>ˋ
於是在經歷了各種神展開、槽點滿滿、更多神展開後,我堅定的站了艾晴(#
可是,原來主流竟不是艾晴,而是晴艾嗎!
我我我有生之年也被主流逆一次cp了😂

因為糧太少了⋯所以,基於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原則,我只能準備產糧啦(ry
(又挖坑

2

剛把前任的東西燒了
爽快

#於是明天醞釀一下如何當司機

2
 
1 / 3

© Mx.ivania | Powered by LOFTER